因为近日垃圾留言剧增,所以改成了会员才能留言。
骚瑞,不是我的错 T_T 抖

   [烟.花] The Flower In The Midnight   [ 2009/01/28 ]





查看更多 [年三十.烟花]

   .   [ 2009/01/28 ]


现在假如12点前回家,我们家保安会说:“哟,今天这么早回来啊~~ ”  
申伯母也会说:“今天怎么玩的这么早呀,我还刚想给你打电话呢~”
囧rz  灰姑娘过了12点也不怕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初一的凌晨,蓝哥哥电话我他们在扫街的时候我正在江滨路放烟花。 好像蓝哥哥你,每年大年三十扫街是你的传统哦,那我的传统呢?好似也就江滨路的咖了。
经济喂鸡似乎对人们没影响,还是大家对"拉动内需"贯彻的太彻底了,大年夜的晚饭后,到处的人山人海。烧了一张张红纸,幻成漫天颜色飞舞响天,抬起头看绚烂绽放在头顶,除了脖子会酸之外,还是有些许的感叹些许的陶醉的。

怕被闻出身上生锈的味道,怕围绕的磁场充斥着我不要的能量,所以即使我现在做着有那么点点不理智的行为,但亲爱的们,我能控制好那个度的。

新的一年就这样开始了,往年总会暗暗下的决心与展望,今年也变得兴趣索然——该怎样还是要怎样——就这样过着吧。
Anyway,虽然迟了一点,但还是要Happy牛Year!

   不属于你的,总是要被没收   [ 2009/01/21 ]


每周海贵人都会准时的把天蝎的一周运势贴给我,除去那些我看不懂的星体走向所代表的意义之外,我会看下本周财运、本周爱情,需要注意还有本周贵人星座和需要远离的星座。
可是翻来覆去看了N次,又特地跑到闹闹女巫那边找了半天——好像都没说天蝎本周会破财啊!!!

好吧,不能说破财。
申伯母说,反正其实这本来也就是"不义之财",是不是也可以用那句名言——不属于你的就得不到?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去银行办事情,办理小姐拿到我的卡一看说,啊,原来你就是xx呀,你上次说不会有新的金额汇进来,可是还是有继续汇入一次呀~
虾米?Really?
要知道,唯一可能汇款进来的,就是我的工资了!
笑眯眯的数着存折上的汇款,我想哈喇子乱流的情景就像阿里巴巴中的那个守财奴一样吧:恩,恩,真真不错,老外的公司就是好,合同到期了还补了一期的工资给我~
申伯父申伯母在旁边点头微笑,不知道谁说了句,该不会是财务人员搞错吧?
我的天神,我忘记这谁说了,这真真是料事如神啊!
这不,刚才打开Email一看——公司的"讨债"信早已经安静静的躺在那儿了啊……
果真横财不是那么容易发的…… T_T

让蛋蛋去问刘海底迪什么星座了,原来是天枰……
我说我第二个猜的就是天枰,握拳! 真真的,第一个猜天蝎,第二个猜天枰,如果都不是那就猜是水瓶,就这这三个…… 果然是天枰……
即使十二个星座中也算有对,但可惜就像一朋友的QQ签名一色: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我没猜准,呜呜呜呜呜呜
天枰天枰,果然都是天枰……

昨天晚饭后想着时间还早,去修个头发再去闹闹的公司年会也还来得及。谁知年前人人都想打扮一番,所以导致了理发店爆满的情景发生,如果没有买到我最爱的味尔友的面包那我真的会生气,好在那最最朴实的香气冲去了我的不快,难怪说甜品真的会让人心情变好。

答应了闹闹给他们公司的年会客串摄影,地址就在慕尼黑啤酒坊。说来,这好像是我在国内参加的第一场公司年终Party呢! 虽然场面或许无法和Dada Party相比,不过更是多了一份亲切感呢。

晚会开始的不早,结束的更是晚。十二点半左右才散场,被拉着去18;一点半18出来又和闹闹钻进了隔壁的刘家香宵夜…… 直到申伯母的连环夺命call追来发现已是2点半的光景。
前天晚上5点睡,昨晚3点多睡,我真是可以做超人了。

  [1].. 11 [12][13][14][15][16][17][18][19][20]..[180]

Copyright 1999-2018 Zeroboard / skin by HazelNut~

Warning: Unknown: open(data/__zbSessionTMP\sess_40067feecb376ac2c0dc796bbb420bba, O_RDWR)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data/__zbSessionTMP)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