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近日垃圾留言剧增,所以改成了会员才能留言。
骚瑞,不是我的错 T_T 抖

   不属于你的,总是要被没收   [ 2009/01/21 ]


每周海贵人都会准时的把天蝎的一周运势贴给我,除去那些我看不懂的星体走向所代表的意义之外,我会看下本周财运、本周爱情,需要注意还有本周贵人星座和需要远离的星座。
可是翻来覆去看了N次,又特地跑到闹闹女巫那边找了半天——好像都没说天蝎本周会破财啊!!!

好吧,不能说破财。
申伯母说,反正其实这本来也就是"不义之财",是不是也可以用那句名言——不属于你的就得不到?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去银行办事情,办理小姐拿到我的卡一看说,啊,原来你就是xx呀,你上次说不会有新的金额汇进来,可是还是有继续汇入一次呀~
虾米?Really?
要知道,唯一可能汇款进来的,就是我的工资了!
笑眯眯的数着存折上的汇款,我想哈喇子乱流的情景就像阿里巴巴中的那个守财奴一样吧:恩,恩,真真不错,老外的公司就是好,合同到期了还补了一期的工资给我~
申伯父申伯母在旁边点头微笑,不知道谁说了句,该不会是财务人员搞错吧?
我的天神,我忘记这谁说了,这真真是料事如神啊!
这不,刚才打开Email一看——公司的"讨债"信早已经安静静的躺在那儿了啊……
果真横财不是那么容易发的…… T_T

让蛋蛋去问刘海底迪什么星座了,原来是天枰……
我说我第二个猜的就是天枰,握拳! 真真的,第一个猜天蝎,第二个猜天枰,如果都不是那就猜是水瓶,就这这三个…… 果然是天枰……
即使十二个星座中也算有对,但可惜就像一朋友的QQ签名一色: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我没猜准,呜呜呜呜呜呜
天枰天枰,果然都是天枰……

昨天晚饭后想着时间还早,去修个头发再去闹闹的公司年会也还来得及。谁知年前人人都想打扮一番,所以导致了理发店爆满的情景发生,如果没有买到我最爱的味尔友的面包那我真的会生气,好在那最最朴实的香气冲去了我的不快,难怪说甜品真的会让人心情变好。

答应了闹闹给他们公司的年会客串摄影,地址就在慕尼黑啤酒坊。说来,这好像是我在国内参加的第一场公司年终Party呢! 虽然场面或许无法和Dada Party相比,不过更是多了一份亲切感呢。

晚会开始的不早,结束的更是晚。十二点半左右才散场,被拉着去18;一点半18出来又和闹闹钻进了隔壁的刘家香宵夜…… 直到申伯母的连环夺命call追来发现已是2点半的光景。
前天晚上5点睡,昨晚3点多睡,我真是可以做超人了。

   这一个感性的夜晚   [ 2009/01/20 ]


如果我左手一直系着红绳,那我是不是年年都可以告诉别人,我永远都在本命年?
                    ———————— Idea From 2009.01.19


一群人的狂欢散场,回到家洗完澡已是2点46。爬上来想写篇博文,刚敲了几个字就碰到了蓝叔叔和蛋蛋。
于是聊啊聊的,一眨眼已是凌晨5点。
按了退格键删去了才敲的没几个字,还是留到第二天醒来再说吧。

昨晚的精神像是特别的好,从6点醉兴园开吃到2点一员堂出来,男士们不停的在喝酒,女生们不停的在吃东西。

虽然无数瓶啤酒和无数瓶啤酒打底后的两瓶洋酒和两瓶红酒,但昨晚开心的不是靠酒精;
虽然一开始有人不在状态虽然32EMM真人演绎了“网上一条龙网下一条虫”,但不妨碍大家玩作一团。
当闹闹杂杂微醺醺的抱着我说,谢谢小申,谢谢我们走了一年还可以坐下来吃分岁酒,还可以玩的那么开心,闹闹真的很开心。
我说谢谢闹闹杂杂无数次的帮我挡酒,谢谢这么一群朋友不容易的厄走过来……
每次靠在闹闹杂杂的肩膀上眼泪就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我说,如果不是怕了申伯母,就这样一群人半夜坐在明亮的店里聊着天,慢慢看天空发白,也真真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啊壹闹闹悠悠盘子蛋蛋呱呱子涵,混很久了的精倒盟兄弟姐妹;

阿土伯伯带着传说中的32E小米MM最后出场,说来小荒唐,昨晚无意的聚会恰恰因32E而起,妈呀,本姑娘生平第一次亲眼见E CUP耶!不过最后大概大家心里都有盘子说的那个感觉吧——如果没有32E大家集体摔筷子走人。
恩,其实我们都想摔瓶子。

第二次见面的恒记很可爱,饭桌上刚坐下像是走错了门的路人甲——一脸的茫然。我们开玩笑说,大概是记忆卡插错了,所以记忆还没衔接过来呢。 但喝了一点酒后就渐入状态,充电可比啊壹去卡狗省很多呢。
很可爱的小男生问我几月份生日的,我说11月,他说喔,那比我小呢~ 他指着我手上的红绳然后晃晃自己手上的说,你看,我们都本命年呢~~~

小春底迪是蛋蛋骑车的朋友,闹杂杂说他很像她一个朋友,所以对小朋友格外的照顾。
底迪留海很长,盖住半个眼睛,然后不时的都会甩甩头以便让视线变好(这是我猜的:P),甩头的时候头发顺势飘逸的滑落,于是一群杂杂古古认真的盯着他问说,请问你用什么洗发水?悠悠杂杂还甩甩自己头发说,是不是“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底迪腼腆的笑着说,还真的是用飘柔。子涵马上接上去说,明天,马上去买,家里的海飞丝全丢给老婆用了!
真真是很可爱的一群人。
我在心里猜刘海底迪会是什么星座,想来想去觉得会不会是天蝎?
神秘感——我只是好奇问了下底迪几岁,他支支唔唔着仿佛是个秘密;外冷内热,还有点点的占有欲…… 恩,即使太阳不是天蝎那月亮也该是吧?

哎哎哎困的受不了,先补觉去了 T_T


[ 2009/01/20 ]    

蓝叔叔? 绝交72小时... - -!

Susy [ 2009/01/21 ]    

你可以叫我申阿姨,谢谢

cici [ 2009/01/22 ]    

那个谁...蓝叔叔~
美人~

   申伯母……好难搞……   [ 2009/01/16 ]


申伯母听闻舅妈一家要去香港过年,羡慕的唏嘘道:“真JO乐啊这家人~”(温州话,"很会"的意思)。
我在旁边上着网,随口搭了一句说:“香港很容易去呀,我们想去也可以啊。”
谁知申伯母话题一转,有点怪嗔的说,“都怪你不去办,你看人家多会安排。”
突然被剑锋刺到的我也来不及思考,脱口而出的说,“这哪是我的错,谁让以前让你去办通行证你不去!”
“这哪需要我来做,”申伯母也反驳道,“这是应该你去安排的事情啊!”
想再反驳什么,申伯母打断话气愤的说,“算了算了,说起来吵死了。”

………………
憋着突如其来的怨气和一肚子的委屈,钻进了洗手间去刷牙洗脸。
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和申伯母硬顶硬,于是在脑子里把思路整理了一下,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让那股气堵在那里可不行,双方都拉着个脸总不是事儿。

于是我出了洗手间,站在梳妆台上一边擦着乳液,一边慢条斯理的和申伯母分析着说:“其实没去成香港,你也有责任我也有责任,” 顿了顿,申伯母没反应,“你没有立刻要去的想法,我也没有,所以我们才会一直拖啊拖的,”继续没反应,”所以你现在看舅妈他们去香港过年,也不能怪我当初没有去定啊……“
脑子里还有很多话想和申伯母说,可是申伯母继续沉默大法,不理会我,于是那肚子的话被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哎,像是准备已久的一记重拳打在了化骨绵掌上,有点让人无可奈何。
这不,申伯母在玩着电脑,看上去又像没事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纪变大,抑或在更年期,申伯母的性格有时候真是阴晴难以捉摸。
她会听闻朋友去了哪里哪里旅游,然后言语中透露着羡慕。可当我像她提议去玩的时候,她又会说,那儿有什么好玩的,一盆冷水浇向我。
就像申伯母说春节想出门旅行,却又说不出想去哪里。
我让她东南西北随便选择,她会说,北太冷,东太近没什么好玩的,西有地震,北又不喜欢海……
你说,当她再次埋怨我不去安排的时候,我要怎办?

(其实也不知道在这里露了申伯母的底好不好,不知道有多少熟人会来看…… 哎…… 其实申伯母的优点当然也很多……)


[ 2009/01/18 ]    

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去北海道

  [1]..[11][12][13] 14 [15][16][17][18][19][20]..[182]

Copyright 1999-2018 Zeroboard / skin by HazelNut~

Warning: Unknown: open(data/__zbSessionTMP\sess_7e8c5bbae9fb8bbd4097f5f8ff1bf6f5, O_RDWR)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data/__zbSessionTMP)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