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近日垃圾留言剧增,所以改成了会员才能留言。
骚瑞,不是我的错 T_T 抖

   申某人中暑急诊记   [ 2009/08/23 ]


自称从未中暑过的我昨儿个也不幸中弹,光荣的成为中暑大军中的一员。
昨儿个早上突然肚子剧痛难耐,一趟趟的上洗手间却一无所获。随着眼泪不停的涌出来,我也只差在地上打滚了。泪眼巴巴的望着"陈医生",带着祈求的眼神:“让我吃颗止痛药好不好?我快受不了了。”这档儿的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自己是中暑的,还以为是前一天晚上趴着睡觉小腹着凉的缘故。

"陈医生"磨不过我,默许的让我吞了一颗芬必得,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肚子依旧痛的让人烦躁,嘴里不停嚷着“骗人的骗人的,芬必得一点用啊没有”,眼泪依旧配合的让我看起来分外可怜。
这时候"陈医生"突然想到说,该不会是中暑了吧?快,掐掐你的手臂,看有没有淤血的点点。唔?是这样吗?好,我掐我掐我掐掐掐。没中暑经验的我胡乱掐了几下,哇,还真是有呢,哇唔唔,肚子还是好痛好痛,快快快,给我再吞颗克里沙吧!
妈呀,地上太硬我没办法打滚,于是只好改成在房间里乱踩乱串,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像抓狂的灰太郎。"陈医生"和申伯父看我这样似乎也无计可施了,一合计,得,送急诊算了。

正午时分,坐着三轮晃晃悠悠的去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家的地理位子还真真不错,除了楼下菜场方便申伯母、走路五分钟便是市中心热闹位子外,竟然意外的发现,三家医院三轮车都不过5分钟的路程。一医还是二医还是中医院呢?任君选择的情况下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去了一医,好歹是大医院。期间还被"陈医生"取笑:哇,这可是申杂杂第一次出门没化妆耶~ 白眼一记,说真的,我还真的想擦防晒来着的。

不知是生病的人太多还是医院太小,这急诊室里里外外走廊过道大厅上铺满了床位,好不....厄,热闹。挂了号,还被护士小姐审视了一番,啥毛病呀?肚子痛?这会儿妇科没得看。 靠,劳资又不是要看妇科,劳资只是看肚子痛而已,肚子痛看哪科?厄,不知道,幸好有"陈医生","陈医生"说看内科咱就看内科。

坐诊的是个看上去不那么年轻却还是实习生的....咱这年龄姑且称人家小MM医生好了。排在前面的是个穿连衣裙的姐姐,只见两人磨磨蹭蹭说个没完。“医生,药开便宜点啊。”“要多便宜呀,这才46块了。你家有泰诺没?”中间一阵沉默,连衣裙姐姐既不说有也不说没有,就这样呆着。娘的,姐姐你不知道劳资肚子痛的差点发抖了啊,拜托你快点好不好?

好不容易连衣裙姐姐讨价还价好了,轮到实习生MM医生给我看了,问,啥时候开始痛的啊?早上。想上洗手间不?上不出来。有呕吐不?没有。然后就没话题了。呆呆的望了我一会儿,咳咳,你先去量个体温吧。
弯着背抱着肚子重新出来挂号处,护士麻烦你体温计一个。不停的拿手把体温计放好,我才发现原来我不太会含体温计,也是,咱身体一向那么好,别说医院,连体温计也很少用得到啊!
五分钟过后拿出来一看,恩,37度,一切正常。那一刻我琢磨着,如果有体温的话,该是马上拉到楼上给隔离了吧?

重新返回实习生MM医生那儿,MM无计,让我躺下,说给我按按。这儿按了按那儿,那儿按按也还是好的,听筒拿出来听听,还是一切正常。这可怎么办呢?算了算了,你去验个血好了。
虾米?验血?!我好了我好了我好了,我不需要验血了!
"陈医生"说我那一颗的反应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听见验血这个词像是还魂的尸体般一秒钟弹起,哎,别提了,谁让咱小时候体检的时候有过抽血的阴影呢~
熬不过医生和"陈医生",没办法只好乖乖的上二楼找吸血鬼去了 T_T

"陈医生"一再和我保证,现在的科技已经发达很多,抽血的针管细细的,绝对不疼。大概那时候是肚子疼的太厉害了,所以对手肘里插进来一根钢铁的东西似乎也没什么感觉了,恩恩恩,真的不疼呢,虽然看到我无比可爱的鲜血被吸了一管子。

在等待的半个小时里我前后左右乱摆,没办法,不是我要学不倒翁,实在是这样的姿势能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没感觉那么疼痛。
除了常规的验血外,"陈医生"还吩咐医生让我额外的验了一个...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大致上看看身体内对抗乙肝的抗体还够不够,够的话呢就好,不够的话呢就要补充打个疫苗之类的,这个说要好几天呢,待续待续。

话说我真是对医院没什么了解,昨个儿才知道原来现在这么先进了呀,半个小时后不用找什么医生拿化验单。就在验血室的外面立有一个机器,只要把卡刷一刷,哇塞,化验单就打印出来了耶,雅克,这真是太神奇了!
"陈医生"第一时间刷刷刷的瞄了一下,都好的呀她说。返回,大概实习生MM也没料到我查哪儿哪儿没问题,只能支支吾吾的呆了半天说,你大概是痛经吧,你去查查妇科看吧。
靠,劳资27年没大姨妈痛过的好伐,你懂什么嘛~ 陈医生走,咱回家,咱吃中暑药去。

差遣了申伯父帮我去买十滴水,靠,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最最最难吃的药水了,简直跟吃风凉油似的,留在喉咙里还凉飕飕的直让人犯恶心;可又不得不说的是,这效果可真好呀,吃下去才十来分钟,雅克,劳资的肚子就不疼啦~!

好吧,这就是我申某人这辈子来第一次中暑,第一次上急诊,第一次来验血,靠,也是我第一次觉得大医院的医生还真烂~

Neko [ 2009/08/25 ]    

现在医院都很混事儿, 不论急诊门诊, 大半都是实习医生. 反而不如社区门诊的大夫有经验...
所以只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身体健康, 少去医院= =;;;

水野日奈 [ 2009/08/25 ]    

搞了大白天还真被实习生白折腾-_-|||
十滴水确实非常有效
salute!!!

   。。。   [ 2009/06/29 ]


好久没上来更新
我还活着

没大事交代,小事儿也没有
所以各位卿家可以退朝了


>>> [游记] 申小希游日本[五]:樱花隧道 & 完结篇

>>> [美食] 大失所望之:阿湘绮意象风情

>>> [美食] 川菜和粤菜的融合:荷意湘味浓

   ...   [ 2009/06/15 ]


转头.
"滴..."一颗晶莹的水珠滴落在洁白的手背上,透明无暇。
几时我也练就如演员般一身好本领,能把眼泪控制的颗颗坠落。
我记得这是琼瑶阿姨对演员演哭戏的要求
几时我也如言情女主般,动不动的就泪泛满眶呢?

"我先去下洗手间。"
这是唯一不让眼泪掉落在人前的借口。
一路深呼吸
即使是陌生人,我也不希望在热闹快乐的地方制造不和谐。
开门,反锁。
终于可以让眼泪无所顾忌的挂下来了……

都说只有心里难过的时候才会想到写日记
果然如此。
就当是生理期前的情绪不稳定吧
知道是无来由的阴郁,却总是控制不了
你试过脑中一掠过一件事情一个念头眼泪就翻涌而出吗?
我只是觉得眼泪是清洗眼睛最好的液体罢了。
某人如是说。

海贵人说,这时候心里的烦躁,让自己都觉得无可奈何
我却说,这时候的脆弱,只有自己一个人来承受
这样也好
省得还要解释还要掩饰还要假装
"你眼睛怎么了?怎么红红的?"
"喔~ 没什么啦,刚才卸妆的时候不小心刺激到眼睛了。"
See?
眼睛的清洗过程需要好久……好久……好久…… 许是整整一夜
所以一个人呆着好了。

原谅我不接电话没回短信假装睡觉
现在快3点却在这里码字,任由泪水滴落在腿上
只是怕自己按下通话键的那一刻会崩溃掉
情绪崩溃...这时不时都会上演一次的戏码
好累
让我一人演就好……

原谅这一次的情绪骚动只是因为亲戚的关系
I know u.

  [1][2][3][4] 5 [6][7][8][9][10]..[181]

Copyright 1999-2018 Zeroboard / skin by HazelN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