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近日垃圾留言剧增,所以改成了会员才能留言。
骚瑞,不是我的错 T_T 抖

   今日碎念   [ 2009/02/20 ]


很多烂片在影院看,也不觉得是烂片了...
可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梁咏琪和陈柏林的《爱得起》是部烂片。

《游龙戏凤》后,错过了《疯狂的赛车》错过了《黑皮书》,能选择的不多。
在《海角七号》和《爱得起》之中因为《爱》能早映15分钟,于是手中的影片名就变成了《爱得起》。
这部说是为情人节而上映的片子,到底要传达啥?

弟弟默默爱上了被哥哥冷落的嫂子,失婚的嫂子在和弟弟短暂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培养出感情后而走到了一起。
修长的美腿也比不过眼下的细纹和不再纯真的眼神——梁咏琪明显的老了;一直走着型男路线的陈柏林也没有节目上那么酷——虽然朋友误以为海报上的是金城武——虽然我也没太爱小金,可是陈小林和小金一比,也还是差太远了吧……
片子还没放完心里就懊悔的要死——我应该坚持看《海角七号》的

《疯狂的赛车》终于出网络版了,好几个朋友都说爆笑的要死嘴都笑痛了是近期最最好看的片子云云。
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笑点很高,可是没想到高到这种程度——极偶尔的微微笑——完全谈不上大笑——比《功夫熊猫》差远了。
不过还是要为内地的新锐导演鼓鼓掌,现在的内地片子可比所谓的港台片好看多了——大多数。

Emmm...... 上一篇文在情人节的早上写完,其实家里蹲的计划并没落实。
下午接到晶的电话去了嘉乐迪,手机上了一会儿网、像佛一样坐了一会儿后一起去酒店吃饭——和家人。一顿饭吃了仨小时后,临了申伯父还发表了个感言说,希望明年的今天你不要再和我们过了——我直接反驳说,哼,你以为我想和你们一起过呀? 于是乎招朋唤友,杀去老美店喝茶聊天去也~
门板、啊壹、子矜、大尉、我还有老美,五个单身人士伴着一个已婚中年男子,在情人节真是别有一番景象。在这一天单着的人总是要被有主儿的人数落——据说老美临了也说出了和申伯父类似的话:明年你们别再来我这儿喝茶啦~ 幸好我没受二次BS——因为我和蓝哥哥喝茶去了——看吧,情人节我也有男生约好伐!

情人节的半闲居只有两对儿人——一对在下着飞行棋,另外一对据说关着门敲也敲不开。
把半闲居的地板踩的吱吱响,把我前几天相亲的趣事讲给蓝哥哥听笑得前翻后仰——其实有心事我知道的。
这年头谁没个烦心的事儿呢?

我准备炒期货了,因为时间太多。

OL的排名继续上升一位,超过了我LG zhenzhen,实在是意外。
短信内继续收到一些产品的试用邀请和一些公司媒体的邀约或采访,回掉了一些也留下了一些——我喜欢大方有自信的厂家,重要的是,要适合我。

至此,碎念继续。


fantasy [ 2009/02/28 ]    

期货-魔鬼的游戏...

   不管有无情人,今天都要快乐   [ 2009/02/14 ]


一大早8点多,睡眼朦胧,被手机吵醒。
『冰琪,情人节快乐~』听筒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很"嗲"的男声。(哈哈哈,VG表介意吼)
『厄?』等等等等,谁啊?打错了吧?『你是哪位啊?』
『Vincent呀~ 』
『啊?Wilson?』脑子继续错乱ing... 我没有叫Wilson的同事和朋友啊。『你是不是打错了?』
『没错啊,你是冰琪,我是VG啊。』
啊!啊!啊!
原来是VG,好久没人叫我冰琪,久到那段记忆不刻意回想都记不起来了……

和我一样还躺在被窝里的VG声音可比我精神多了,因为人家要上班,只是"不小心"迟到了——『反正我的脚伤还没好嘛~』
电话那头传来咯咯咯的笑声。

在这样特殊的日子,总是难免会聊起怎么过这样的话题。
我说『能咋过,家里蹲呗~』眼睛一闭这一天不也就过去了。
突然想起前天晚上和申伯母的聊天。
说起身边一好友买了近k的玫瑰来送女友,申伯母就在感叹,『怎么都没人送我女儿花呢?』
我一边敲着电脑一边配合着说,『是呀,真失败哦~』
谁知申伯母底气十足,像是隐忍了好久似的用力说,『简直失败死了那!』
厄…… 当下觉得是不是自己买束花来冲冲场面?喔 不不不,笨蛋才会在情人节买花。

在情人节跨点的时候,是和一群好友一起过的。真是的,跨年的那个整点也是这群人。
我说『喂喂喂,谁要每个节日都和你们过呀』然后一翻白眼转身还是一个拥抱——有你们,真好。

   2009.02.09   [ 2009/02/10 ]


今天很早起床,把闹钟调到9点,因为我要下楼配眼镜。
一直戴的这幅算起来有6-7年的样子了,如果不是镜片上的一条条摩擦的痕纹,如果不是家里的半月抛隐形眼镜用完了,我想我还会继续赖下去吧 :P

验光、配镜,选了一副有框的紫红色眼镜。恩没错,就是之前街拍的那样子(不了的人请移架Album)——就是大家都说,戴起来像是A片中的老师 :D
我问医生说,度数有没有增加?恩,因为我有3-4年没重新验光了。医生回答说,看结果度数和之前是一样的——Happy。
我继续问医生说,我戴了10来年的隐形眼镜了,眼镜有没有发炎什么的?医生用她那刚擦了护手霜的指头使劲翻了我擦完眼霜没多久的眼皮观察了一下后说,只有上眼皮有一点点一点点,滴点眼药水就没事儿了——继续Happy。
每天超过12小时对着电脑的我竟然有这样的好结果,真真是Lucky。

下午去了大若岩,恩......不是温州的童鞋听来就没那么了解了——这是一个很有名儿的拜佛地方。
常年香火鼎盛,初一十五最是人潮汹涌。温州人信佛的多,特别是生意人,于是就像朋友打趣的说道,基本上温州有名的企业都在这儿立有一个巨大的蜡烛。
其实之前自己不算是虔诚的佛教徒,只是现在觉得——"多拜神自有神庇佑",于是搭着盘子的顺风车,第一次来到这儿。
不太懂拜佛的门道,于是步步紧跟着盘子和啊壹来做,生怕做得不对得罪了神仙。
恩,我还求了签......
现在太困,下回来说好了^^''

  [1][2][3][4][5][6][7][8] 9 [10]..[180]

Copyright 1999-2018 Zeroboard / skin by HazelNut~

Warning: Unknown: open(data/__zbSessionTMP\sess_383ad33c34ca3360886e2fde1282336b, O_RDWR)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data/__zbSessionTMP) in Unknown on line 0